網頁

星期四, 8月 23, 2007

開學了,我的開學大頭症

一點點焦慮、亂做夢、很想睡覺、半夜還會突然驚醒...我承認,我一直都有開學大頭症(非自大症,是 LVCHEN 亂發明的啦)!

這是個老調,但是我從來沒有談過,就姑且讓我放肆一下,人生,還是偶爾需要這樣的小小註腳。

小學時因為要交暑假/寒假作業,而 LVCHEN 小時候是那種以為不準時交作業就是壞學生的乖乖牌,不過愛玩不愛寫作業的 LVCHEN 又總是拖到暑假的最後幾天才開始草草亂掰,那些有看沒懂的課外讀物心得報告 + 鬼畫符的書法 + 幻想的自然實驗報告,心想交出去準會被罵,所以臨近開學頭就大大,從此種下難以根除的病因。

可是到了開學日,才發現還是有一堆同學沒有準時交作業,最常見的理由當然就是忘了帶!我心裡還在得意的恥笑這些不準時交作業的壞學生,沒想到作業發回來,才發現他們有些人的成績比我還高,才知道人外有人~~原來互相抄回來的作業,才能集百家之大成,去蕪存菁啊!

於是乎人家就變成老師心目中的好學生,我呢?被罵是沒有啦,不過不好也不壞,就變成沒人理的中等學生!當然也有抄爛掉被發現,然後被老師罰寫「我不再抄作業」100 遍的倒楣鬼囉!

到了國中之後,因為有高中聯考,學校規定的暑假作業卻沒少多少,還要加上一堆暑期輔導的考試,國一時有點適應不良,大頭症沒見改善反而愈來愈嚴重,雖然我印象已經很淡了,但是當時的厭惡感還是能依稀感受。

尤其在升學壓力頻臨壓力鍋大爆炸臨界值的前段班中,只要稍微退步馬上就會得到被叫到導師室報到的關注,不知道為什麼當時我對於那個導師室就是有莫名的討厭,反正整個國中除了考試還是考試,其他的我也記不得多少了。

幸運的考上師大附中,恩...那是個奇怪的地方,老實講我對於同學們的面容記憶很淡,很多人我想就算是路上碰到我也叫不出名字了,反而是社團的夥伴們印象深刻,因為有劉真學姊在的社團(猜得到是什麼社團嗎?),你絕對會很難忘記的啦!

可以想像的到 LVCHEN 的高中生活有多混,但是大頭症依然如期出現,就算是沒有太多暑假作業,失去玩樂的時間依然造成我極大的失落...

至於聯考壓力嘛...根本就沒有出現過在我的字典中!

不知是幸或不幸,這樣混還是讓我混到了個學校,但我的天空從此從台北到了高雄。

高雄...很熱!(這是題外話)

到了大學,我還是很孩子氣的,也許就是因為這樣,雖然大學生根本就沒有暑假作業,但大頭症依然沒有離我很遠,理由同上。

加上我罹患了當時無藥可醫的宅男症,到學校上課根本不是一件很快樂的事,開學前頭更是 10 倍大。

然後,畢業了,當完兵,經過很多折騰來到了美國,開了眼,也看了台灣以外不同的世界,從不怎麼專業的學生到有點專業,原本以為情況會改善...但痼疾就是一種甩不掉的病,如影隨形的跟我飄揚過海,幸運的是症狀沒有加遽,但也從未徹底痊癒。

你問原因嗎?

還不是因為那天殺的研究與不知道怎樣才生得出來的論文!

恩,一口氣亂亂寫到這裡,似乎順心多了,垃圾也倒的差不多,靜靜地默哀完我所有逝去的暑假,祈禱新學期能夠讓我從絕望中看到新的希望,也許有一天我的大頭症也能不藥而癒!

8 則留言:

  1. 「聯考壓力」?這是什麼東西?XD
    我從來沒打算讀高中。
    只是後來每次要填到那一欄,就有點小困擾。

    還有,你有看過用毛筆寫英文嗎?我有。
    我的同學竟然把書法作業用毛筆寫英文。
    真是令人讚嘆啊!

    回覆刪除
  2. Béatrice ...你真是好幸福^^

    毛筆寫英文我也有幹過耶,注意,是幹過不是看過喔。

    回覆刪除
  3. 劉真啥射團?

    這問題讓我好想回答...

    在這之前...我承認我國中沒用毛筆寫過英文...

    但我卻看過高雄降龍18招的毛筆寫中文...

    害我一時手癢..可是卻發現構造不是很一樣..

    於是...追隨劉真學姐加入"人體構造研究社"..

    啥?我不是師大附中??!!

    沒想到我說謊被抓包了...小弟是景中...景文高中...

    的確,小弟社團沒有美豔的劉真學姐...學長交給我們的只有武藤蘭學姐...

    "平生不識武藤蘭,看盡X片也枉然"

    沒錯..就是世界知名度絕對高於劉真的武藤蘭..想當然爾..人體構造研究社當然是年年滿額..年年高居排行榜第一呀...

    回覆刪除
  4. 小婆下禮拜開學

    前兩天早已接到下學期教授的問候 e-mail
    害小婆又沒睡好又多了好幾天……

    Orz

    回覆刪除
  5. for 匿名:

    人體構造研究社確是不錯的社團,其實附中也有,可惜劉真學姐並未加入。

    回覆刪除
  6. Annie,

    學期開始囉,加油。

    回覆刪除